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展开地毯式排查!抗疫以来他连日奋战一线,随身携带一瓶速效救心丸

2020-02-12 17:07  来源:安化公安微信公众号  责任编辑:聂明镜
字号  分享至:

2月3日晚,益阳市安化境内所有检测点全部撤除,交通全部恢复正常。2月4日,立春,安化气温逐步回升,全县企业单位陆续返岗复工开业。2月5日,安化首批3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……抗“疫”战争进入了新的阶段。

图为民警在安化火车站执勤

自战“疫”打响以来,益阳市安化县公安局指挥中心、治安大队和各派出所等部门警种积极开展湖北返乡人员的排查工作,努力排查潜藏在群众身边的安全隐患。目前,安化境内返乡人员已基本排查完毕,相关涉疫人员已基本得到妥善安置。在充分做好防控防护工作的基础上,返岗复工开业无虞!

看得眼“瞎”的报表数据

张雄在办公室处理数据

1月26日(正月初二)凌晨,一份数据从省公安厅紧急出发,它的下一站是益阳市公安局警令部。在益阳没停留多久,它又匆忙启程赶往下一站。它最终目的地是安化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张雄的邮箱。

1月26日下午,张雄接到电话:速回单位,有个仗要打。说实话,最开始接到这个电话,张雄是想拒绝的。一年加不完的班,写不完的材料,过年也不安生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是有点情绪的。但情绪归情绪,稍微收拾一下后,他连夜从南县岳父家赶回了安化。

这是一场遭遇战。战“疫”最开始几天,安化籍湖北返乡人员、湖北籍在安化人员数据核查任务量特别大,且时限短要得急。张雄和同事邓亮、刘瑾、曹重四等一起奋战,忙得晕头转向。直到1月30日、31日两个通宵的加持,才勉强度过艰难期。

通宵达旦的指挥中心

接收数据,筛选数据,分发数据,收集数据,核对数据,上报数据,接收新的数据。每天张雄都做着重复的工作,每一个轮回,都是疯忙的三四个小时。为了确保数据绝对准确无误,他每次都要核对3遍以上,每一遍都看得眼瞎。每天下班时,眼睛都是红的,要靠眼药水缓解疼痛。

如果仅仅是数据核查一项工作,那就简单了。可现实往往是骨感的。作为局里的疫情防控工作联络员,还是局里的出色写手之一,他每天除了核查数据、上传下达、沟通左右之外,还要收集各类动态信息写成日报告,供领导决策参考。

与同事配合核查安化籍湖北返乡人员、湖北籍在安化人员800余人次,收集全局各类动态信息300余条,上报各类动态信息20余期,撰写各类材料20余篇,熬了4个通宵。这是他半个月交的一份答卷。

凌晨两点,局大楼南侧最美办公室之一

数字不是冰冷的,更不会骗人。特别是这20余篇材料,那件件都是磨人的事情。写过大材料的都知道,一份定稿的出炉,常常会经历一稿、二稿、三稿,……,N稿。这是文字工作者的苦,只有经历过的人,才会明白其中的不易和艰辛。不过,他知道自己并不孤单,在同一层楼的政工室,还有一个难兄难弟魏老师陪着他。

初为人父的他,每天休息之余就是与妻子微信视频聊天,这是他每天最幸福的事情。偶尔,两个月大的儿子也会被他逗笑。护理功课做得足,他知道妻子产后需要多多陪护和关心。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,后方大本营也需要安抚。

2月1日,吃完晚饭后,他准备享受难得的亲子时光。视频聊天还没三分钟,就被一个电话打断,心里不是滋味。他看了看那个熟悉的号码,知道核查任务又来了。他摇了摇头,滴了两滴眼药水,默默走向了大门。

随身携带的救心丸

李安平随身携带的救心丸

2月1日上午,在巡查完县城所有宾馆、娱乐场所后,安化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老民警李安平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,休息一会儿后,心口有点痛。他拿出一瓶药,倒出4粒黄色药丸,和水,一饮而尽。每次执行任务,这瓶药他会一直带着。

大年初二,58岁的他接到指令后立即从大福镇赶到了东坪(局里)。治安大队负责县城区域所有宾馆、娱乐场所等的清查工作。他和陶勇、谌德刚、蔡战坤等人成立了清查组,专职负责此事。

酒店有无湖北籍人员,是否为身份证本人居住,是不是一人一证等……每天上午8点,他都会和同事开始清查工作。安化县城辖区76家排查对象地毯式排查。一家家清查,一处处核实,往往完整查一遍都会到下午两三点。

李安平(右一)和同事在宾馆清查

为了防止场所“今天关、明天开”式的打游击,每天晚上7点之后,他和同事又会再去清查一次。而排查出的疑似人员,则会由他们送往集中居住区隔离。

去年回家前,他开玩笑对同事说,值了几年班,今年答应了92岁的母亲回老家陪她过年,不值班。母亲年纪大了,他不知道还能陪她过几个年。可回家还没呆两天,他就又要走了。母亲不懂为啥儿子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次,没呆几天又要走。临走时,老母亲拉着他的手,哭着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人老了,精力比不上年轻人,但每天从早到晚的工作,他还是坚持了下来。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,确实有点枯燥,作为一位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在检查时每个细节他都不放过,生怕漏掉什么。

李安平(右三)配合政府工作人员上门清查

1月30日晚,家中老母亲打来电话,问儿子每天都在忙些什么。安哥他怕母亲担心,只告诉她每天在局里面做做台账,喝喝茶,聊聊天,不怎么忙的。事实上,挂完电话后,就去开展检查工作。

2月2日,他接到线索:城区凯旋大酒店疑似有湖北籍人员出现,请求核查。接到消息后,他迅速与卫健局、文旅局等单位人员赶到现场调查。经核实,正在酒店门口散步的颜某并不是湖北籍人员,体温也正常。虚惊一场!

新闻报道上都说老年人抵抗能力差,要少出门。但是身为警察,不分年纪大小,有任务就必须完成。从凯旋大酒店回来时,李安平不小心摔了一跤,崴了脚。坐在地上,他熟练地从口袋里拿出速效救心丸,倒出8粒,迅速送往嘴边。

震得心痛的报警电话

吴骏随身携带的接警电话

“难得能在晚上11点前收工,但这接连不断的手机铃声震得我胸口疼,感觉快要窒息、猝死了,顿时睡意全无,大家有什么好点的办法吗?只求活命!”2月2日,难得下个早班的吴骏在朋友圈向大家“求救”。

吴骏是安化县公安局大福派出所一名普通民警。从初一到现在,他几乎天天奋战一线。1月25日(正月初一)下午,接到命令,他匆匆忙忙赶回所里。当晚,他就参与了所里的集中清查行动。等回到所里,已到丑时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拿着名单,开始在自己负责的江福、大尧、富民、云秀等村(社区)一个个核查。大福镇现有人口10余万人,武汉返乡人员又多,而派出所只有民警9人,辅警2人。即使分到每一个人,清查任务仍旧十分繁重。

吴骏带感冒发烧的对象到医院检查

夏女士是武汉返乡人员,当天吴骏和村干部来时,她正在自测体温。看见上门的民警,她马上起身说:“警察同志,我自己也很着急,每天测量好多次,实在不好意思,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一定配合做好居家隔离,不给政府添麻烦”。那一刻,天气虽冷,路途虽远,吴骏的心里却异常暖和。

作为大福镇疫情防控组派出所的联络员,他正月初一到初八是这样过来的:初一(1月25日)下午返回所里,晚上集中行动;初二上午清查,下午办案,晚上巡逻;初三全天与政府工作人员开展联合执法,晚上巡逻;初四上午核查数据,下午及晚上开展集中行动;初五上午与政府干部联合执法,下午打击聚众赌博,晚上巡逻;初六全天及晚上查处小尧村一起治安案件;初七上午询问一案件证人,下午与政府干部开展联合执法。初八(2月1日),侦办一寻衅滋事案……“我有时忙到怀疑人生。”偶尔吴俊也直言太累。

可大福派出所有几个不累的呢?从初一到初十,大福派出所全体民警、辅警、村警,协助排查湖北返乡探亲人员470余人,湖北籍车辆10余辆。共接处警47起,出动车辆78次、警力357人次。

吴骏在魏老师办公室吃“大餐”

“找吴骏吗?哦,他出警去了。没出警吗?哦,那他肯定是到局里办案去了。”这是大家对他的印象。一个星期5个工作日,他基本有4天在办案,还有1天在路上。派出所报警电话(捆绑小灵通),一年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他拿着。一听到熟悉的铃声,他就紧张。

一年以来,加了多少班,吴骏不知道。只记得2019年全年休息不超过20天,体重也从132斤降到122斤,即使每天吃几大碗饭,也没改变体重下降的趋势。每次见到吴骏,他都是一副“霉”样。2月5日,小编在办公室请他吃盒饭。走后,他给小编发了一个短信:“派出所的日常工作就是一件件繁琐的小事,我就是要把这一件件小事做好,让辖区一片平安祥和,群众脸上满是笑容,这就是我的头等大事。”随后,就走向了7楼,他还有个案子要办。午休,对他来说是一个奢望。

下午晚些时候,他还要赶回派出所。疫情阻击战进入新阶段,接下来,他还有很多担子要挑。……

巡特警大队队员在安化火车站执勤

无论是罗安军、刘志文、谌德刚、罗丰、彭阳、杨荣也好,还是邓彬、姚球东、李陶、张雄、李安平、吴骏也罢,他们是人民警察,但更是一个平凡之人,没有三头六臂。危险来临之际,没有身份的区别,没有丝毫的犹豫,他们一往无前,迎险而战。这便是山城平安的守护者之一——安化公安!

正如歌曲《只要平凡》唱的那样:“没有神的光环,你我生而平凡,在心碎中认清遗憾,生命漫长也短暂,跳动心脏长出藤蔓,愿为险而战!

时间一路向前,新冠肺炎终究是个过客,逃不过历史的进程。我们足够相信,立春过后,我们将很快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阻击战!而我们每一个人要做的,就是保护好自己。

相关报道

【战疫说法07】对全国人民都“痛恨”的这群人...

我国正在全方位开展疫情防控阻击战。尽管中间宿主还未完全确定,但这次病毒的来源,指向野生动物。因此,依法严惩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,成为了抗“疫”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为了守护国际旅游岛的未来,检察机关这么拼

遥控、起飞、选取地点、抓拍……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对话何建华生前战友:倾听老民警矢志不渝的初...

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没有身穿白衣,没有救死扶伤的精湛医术,他们说自己不是英雄,却拼尽全力,在战“疫”一线,只求把病毒封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