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母亲待我如客

2019-11-16 18:21  来源:礼泉县公安局  责任编辑:高杨清
字号  分享至:

立冬时节,在偏远农村派出所工作的我,各项警务任务应接不暇,周二下午参加局里业务考试后,又接到指挥中心电话通知,明早有一个重要的视频会议让我必须参加。暮色苍茫,县城的霓虹灯如天上的星辰一样璀璨,车来车往,人们急匆匆各奔东西,我一看表又是晚上七点多,准备回家看看有病的母亲。

驱车回家,冬夜的村庄一片萧瑟而安静,唯有家家户户透出温馨的灯光.打开大门,院子里静悄悄,我习惯性的喊了“妈喔”,母亲应声拉开灯。”怎么睡那么早?”母亲答到:”一个人也没事,早早休息,听听广播,也不浪费电费。”然后起来,让我赶紧脱鞋上炕,说炕热,怕我冻着。又问我吃了没有?要不要吃饭?我上炕后,母亲又急忙给我盖被子,让我移动到最热的炕中心,让我把腿好好暖暖。母亲给我做这些的时候,全然忘记自己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,习惯性的给我做这做那,我也是心安理得的接受母亲的照顾。母亲在父亲走后,依然独守老屋,一个人孤零零生活在老村里,种植已经衰老的几亩老苹果树,每次我姊妹几个回家,母亲就忙上忙下,给我们做好吃的,并给我讲村子里发生的家常琐事,听着母亲的絮叨,东家长,西家短,这家苹果卖了多钱,哪家又有什么喜事?谁又生病了?她一元钱买了几斤莲花白或者红薯。我静静的听母亲的说话,孤独的母亲在这时候也许能说说心里话。她又急忙说:她给谁谁帮忙买苹果了,她腿脚不利索,她就给装苹果的做饭。短短的冬日,一天也是忙的昏头转向,扫扫院子,卖卖落果,收拾过冬储备的蔬菜,还要在地里摘取老南瓜。又拖着病腿,前往几里地外的新时什字购买一壶醋,两袋盐,一块香皂。我嗔怪道:“妈你要买啥,我就给你捎回来,你腿又不好。”母亲不以为然地说:“顺便的事,你们忙的和啥一样,不用给我操心,把国家的事弄好”。又继续给我高兴地说道:苹果卖了3100斤,一斤8毛,总共2400元,这些钱就算她一个人的劳动成果。其实,我知道,母亲的高兴来自她没有给儿孙增添麻烦,自己能养活自己。虽然那微薄的收入是母亲成年累月辛苦的汗水换来的,谁又忍心花母亲的血汗。

说到着,我就劝母亲别种植苹果了?母亲说:“等我干不动了,也就不干了,现在既然能干,就再坚持几年吧!”我随便咳嗽了几声,母亲急忙问我是不是感冒了?就急忙给下炕去给我倒蜂蜜水,掺到不热不凉,让我赶紧喝一下,我不爱喝甜的,母亲执拗让我喝下。

冬日的乡村很寂静,唯有我们娘俩躺在热烘烘的土炕上,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。窗外,寒气逼人,飘落的柿树叶随风飘动,夜半时候,一轮寒月升到半空,偶然传来几声野鸡的叫声。我迷迷糊糊睡着了,自己又咳嗽起来,就感觉母亲不停地给我盖被子,只怕把我冻着了。

早晨起床,只见母亲已经烧好热水,给我取来毛裤,做好早饭,给我准备好了洗嗽的温水,又给我加了一个肉夹馍,等候我享受这母亲的早餐。多年以来,我已经习惯了母亲的照顾,自己总感觉母亲是年轻的,有母亲在,这个家就在,没有母亲,这个家就没有任何活力。虽然,母亲的早餐很简陋,但吃着这充满爱意的肉夹馍,我想:那一天,母亲若不在了?谁又能给我准备这丰盛的早餐了?

吃完早餐,我准备走的时候,母亲从一堆破衣服拿出整整齐齐的一叠钱,这钱有十元,五十,一百,都整理好的,总共3000元钱。母亲对我说:“你替我存了,那天她万一生病,就用这钱治病,就不用着急借,你们负担重!”我一转头,一股酸楚的泪水已经流下,心里一阵内疚,急忙开车上班。

车行驶,我任其泪水流淌,秋叶飘零,我想大声呼喊:“娘啊!你将我养大,待我如客,我就希望你慢慢变老,慢一点,再慢一点,我已习惯老娘的疼爱……”

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南坊镇派出所刘伟东

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

相关报道

上海一男子持刀砍人,民警开枪击伤并送医

【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】

70元钱,让他对工友痛下杀手……

被告人赵某锐犯故意杀人罪(未遂),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有人站在黑暗中,却心怀光明

穷我毕生之力,尽吾赤诚之心,无怨无悔。